[登录] [注册]
热门搜索:
热门搜索: 欧石南之恋 终难忘 山寨王妃 穿越之恶魔王妃
·原创征稿启示
·365中文网作家自律公约
·签约作品的范围有哪些?
首页   全站书库
     短 篇
     总 载
     宠 文
     职 场
     穿 越
     青 春
      魔 幻
都市 > 官场沉浮 > 缉拿贪官  
第九章

作者:黎明天歌 更新时间:2014/3/20 状态:连载中

郑崇善夫妻依然老老实实地在鑫桥宾馆4—8套房外间客厅里等着。郑崇善又看了看手表,对妻子说道:四点半都过了,检察官怎么还不来呀?”陶秀芬说道:“他们可能有其他事正忙着呢!我们等就是了。”突然一阵敲门声传进屋来。郑崇善夫妻面面相觑,都不好应声。夫妻俩正纳闷时,只听外面的人问道:“检察官同志,还有什么事要问我吗?”
  郑崇善听出是鲁啸阳的声音,于是回答道:“检察官还没有回来呢!”话刚落音,鲁啸阳推开门闪身进了屋子,随手关了门,然后问道:“郑局长,检察官也把你们凉在一边不管了吗?”郑崇善也纳闷道:“检察官说,下午三点半再来审我,可是到现在都不见人影。”鲁啸阳回答道:“检察官对我也是这样处置的。”郑崇善问鲁啸阳:“你都老实交待了吗?”
  鲁啸阳苦笑了一下说道:“他们说,你在隔壁房间里交待问题,非常配合。到了这个地步,我还能扛下去吗?再说他们把什么情况都掌握了,我不交待就要倒大霉了!”郑崇善无言以对。鲁啸阳问道:“他们把你家里的钱都搜走了?”郑崇善默然地点点头。陶秀芬赶紧催促道:“鲁老板,你赶快回去吧!检察官回来,又要说你和我们串供,罪行又要加重了!”鲁啸阳冷哼一声后说道:“他们不会回来了。我现在才明白,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检察官,他们是冒充的!就想把你们家里的钱弄走!也敲诈了我一笔罚金。”
  夫妻俩听罢大吃一惊。陶秀芬问道:“那、那、那他们还审问我们干啥呀?”鲁啸阳问道:“审问的时候,是不是还录了像?”郑崇善回答:“是给我录了像。”鲁啸阳说道:“也给我录了像!我们行贿受贿的把柄就被他们捏住了。他们敲诈了我们的钱,我们还不敢去报警。逮住他们,我们也跟着完蛋!尤其是你郑局长,收了这么多的钱,弄不好会杀头的。”郑崇善先是一惊,接着疑惑不解:“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事呢?”
  鲁啸阳答道:“有这么一件事:某个地方有一个混混,专门跟踪当官的,甚至潜伏在当官的宿舍附近守候,拿住了当官的一些隐私之后,就去敲诈当官的。电视连续剧《天下粮仓》里也有这么一个情节:‘小梳子’出了一个发财的主意,那就是悄悄地把当官的和什么什么人来往,那些关系最密切,统统摸清楚了,就可以找这个当官的要钱了,当官的只有乖乖地给!我看,郑局长手握公路建设工程的发包实权,目标很大,可能被他们盯上了!我在你的手里得到了三个大工程,他们一琢磨,就会想到我给你送了钱,我也就跟着倒霉了。”
  郑崇善又摇摇头,叹息道: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哇!倒头来,白忙了一场,还沾上了一身的腥味哪!”鲁啸阳劝慰道:“郑局长,不要太难过。就当舍财免灾嘛!如果被真正的检察官弄去的话,不是死罪,也是无期呀!而钱呢照样要被搜查得一干二净。这也算是不幸之万幸吧!就当没有这会事,官,你照样当,该干什么还干什么!我们之间,该怎么合作还怎么合作!请郑局长放心,你这一次的损失,在以后的合作中,我一定给你补回来。”
  郑崇善心有余悸地问道:“他们会不会拿着录像带再来敲诈我们?”鲁啸阳恨声道:“他们再敢来敲诈,我就灭了他们!”接着说道:“用不着再傻等了,我们走吧!”郑崇善一下又恢复了当官的架势,说道:“我先走,你们等一会儿再走。”说完就站起来开门而出。鲁啸阳对陶秀芬苦笑了一下。陶秀芬立即安慰道:“鲁总经理,老郑就这脾气,别往心里去呵!”鲁啸阳回应道:“我理解郑局长,我和他同时出现在这个地方,确实会令人产生联想的。”
  一辆的士车驶至滨江锦苑大门口停下,郑崇善依然闭目瘫软在“的士”后排座位上,出租车司机只有扭头喊道:“先生、先生,滨江锦苑到了!”郑崇善终于回过神,付了车费下了车,拍了拍衣服、正了正衣领、捋了捋头发,然后若无其事地走进了滨江锦苑。
  换了班的另外两个保安都惊讶地看着郑崇善从小区大门前经过回家。等郑崇善走远之后,一个保安奇怪地问另一个保安:“今天交班的时候,小江不是说郑局长两口子被检察官抓走了吗?”另一个保安也疑惑道:“他还说,亲眼看见警车里坐的是郑崇善两口子。”前一个保安猜测道:“也许,检察院把他们弄去问了之后,没有问题,就放回来了。”
  在市检察院第二讯问室,孙晓东与蒲正华将农机系统四名嫌犯都审完了,全都拿下了。
  孙晓东对最后一名嫌疑人冯会计说道:“你积极配合的态度,我们会记录在案,为你提请减轻处罚的。”冯会计连声致谢后,孙晓东吩咐道:“小路,带她下去吧!”小路说嫌疑人道:“冯会计,起来走吧。”小路带走冯会计之后,孙晓东拨打电话汇报道:“雅局,按照你的办法,农机系统的四个嫌犯全部拿下了,都如实交待了问题,而且能够相互印证......”
  鲁啸阳回到长星集团总经理办公室,都快到下午六点了。他打开办公室的门,刚刚坐下,副总经理陈采薇就走了进来,埋怨道:“二哥,今天整整一天你到那里去了?住宅电话没人接,打你的手机也一直关机?”鲁啸阳怕丢面子,只得撒谎搪塞道:“你知道我正在读函授大学,我去听辅导课了,课堂上不许开手机。”然后问道:“妹子找我有事吗?”
  陈采薇汇报道:“你不是让我负责博物馆竞标的事吗?我打听清楚了,想揽下博物馆承建工程的,除了我们长星集团长,还有两家有实力的公司,其中一家,我已经说服他们与我们合作,他们也答应了。”“很好哇!”鲁啸阳肯定后又问道:“另一家的态度呢?”陈采薇汇报道:“我也去做了工作争取合作,可是他们的老板很傲漫,非要与我们争个高低。”
  鲁啸阳问道:“他们是什么来头?”陈采薇回答道:“这家公司是国有公司改制的,以前专门负责城西新区的开发,有官方背景。”鲁啸阳要求道:“妹子能说得更具体一些吗?”陈采薇回答道:“为了在竞标中知己知彼,我对这家公司进行了深入了解。他们以前是建委下属的市政房地产综合开发公司,老板叫闵成玉。整个城西的土地统征、转让、开发和工程发包,都由这个公司的老板闵成玉说了算。2002年,这个公司进行了改制,改为民营股份制企业。闵老板出资六百多万,购买了公司绝大多数的股份,就成了新公司的老板。”
  鲁啸阳想了想,疑惑地询问道:“这个闵成玉,以前没有听说过呀?”陈采薇介绍道:“他以前负责城西开发,业务多得很。改制之后,大量的业务也继承了下来,好多年都消化不完,根本不用在外面竞争业务,所以也就少于在外面抛头露面,反而显得没有名气。过去四年了,我估计他们以前的业务可能已经消化完了,现在就出来竞争了。他们以前是国有企业,虽然改制了,但是与官方的老关系肯定还很深,我们必须全力以付哇!”
  鲁啸阳听罢点了点头,说道:“看来,这个闵成玉无论从实力上,还是从背景上,都是一个强劲的对手。”想了想又问道:“妹子刚才说,这个闵成玉在改制的时候,出资六百万成了公司的大股东,这个情况准确吗?”陈采微肯定地回答道:“当然准确,要不然他也当不了新公司的老板。”接着问道:“二哥,你核实这个情况,有什么想法?”鲁啸阳笑了笑,回答道:“如果他没有从银行贷款,就能够一下拿出六百万,真算得上是财大气粗哇!”
  陈采薇建议道:“二哥,我们可以通过田浪去找裴市长,请市长大人出手帮帮忙吧。”鲁啸阳说道:“裴市长的性情我了解,非常注意个人的形象,尽量避免负面影响。对于公开竞标这种事,裴市长肯定不便于公开支持我们。”陈采薇说道:“裴市长虽然不便于公开支持我们,但是他可以给负责招投标的官员打招呼,要求他们秉持公正立场。这样一来,对方的官方背景就不起作用了。”鲁啸阳点头道:“很好!你就给田浪做工作吧。”
  这时,财务总监谭老敲门进来说:“鲁总,陈总也在呀?”鲁啸阳客气地问道:“谭老有什么事吗?”谭老说:“吕副总经理经手的两笔货款,将近一个月了,还没有到账。”鲁啸阳解释道:“吕梁到郑州出差去了,也将近一个月了。可能他走得急,来不及办理转款手续。他回来之后,你催一催他。”“好吧。”谭老应声后就出去了。陈采薇报怨道:“大哥也真是的!走了这么久也不回个音。”鲁啸阳叹道:“他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呀!”
  傍晚,退休老干部原市委副书记钟天明的家其乐融融。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。钟天明、杨玉琴、钟慧雪、陈华庭和秋秋,一大家子一起围桌而吃。钟慧雪先吃完,放下碗筷,拿餐巾纸擦了嘴之后说道:“我吃好了。这段时间,我们每天晚上都要加班,我就先走一步了。”钟天明发话道:“等一等。反贪局少了钟慧雪,天不会塌下来。”钟慧雪听罢一愣,赶紧望向母亲。杨玉琴向女儿笑了笑,说道:“小雪,你老爸要找你好好聊聊。”
  钟慧雪说道:“两老今晚设宴,我以为是慰劳我辛勤工作的,原来是为了专门找我组织谈话呀?”钟天明说道:“现在小雪也学会耍贫嘴了。”秋秋接嘴说道:“都是老爸带坏的。”杨玉琴和钟慧雪忍不住抿嘴一笑。陈华庭哭笑不得,只得掩饰窘态道:“秋秋不要打岔,外公有正事要说呢。”钟天明问道:“小雪,今天中午,市电视台的新闻你看过了吗?”
  钟慧雪摇摇头,如实回答:“没有看。昨晚加班到天亮,中午我在补瞌睡。”钟天明说道:“你很风光呵!霹雳观音如雷贯耳啦!”钟慧雪解释道:“老爸,你知道我不是喜欢张扬的人。是电视台和报社自己找上门来的,霹雳观音也是老百姓叫出来的,我也没办法呀。”钟天明质疑道:“雅典娜雅局,是你反贪局的部下叫的吧。这可在你的控制范围呀?”
  钟慧雪解释道:“这是孙晓东叫开的。老爸了解他是个喜乐神,在公安局的时候就喜欢开玩笑。我专门找他谈过,不要这样叫我。盛名之下,不敢托大。可是他说这是他和群众的言论自由,龚检还给他撑腰,我也实在没办法。”“好了、好了!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你自己好自为之吧。”钟天明言归正传:“影响全局的大事,你可不能犯糊涂哇!”
  钟慧雪问道:“老爸说的什么大事呵?”钟天明反问道:“你们反贪局,以往全年办案最多二十来件吧?”钟慧雪回应道:“老爸的记性真好。充分反映老爸在位的时候,工作作风即深入又仔细......”钟天明正色道:“不要给我灌粉汤,正面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  钟慧雪回答道:“以往,全年办案确实最多只有二十多件。”钟天明问道:“可是今年春节过后到现在,一个月的时间,你们办了二十多起案件,成绩是不是太显著了?”钟慧雪回应道:“老爸获得信息有偏差,春节之后到现在,我们其实只办了七件案子。因为现在的案子都是窝案,涉案的人多,七件案子就抓了二十多人,给人的感觉,动静是大了点。”
  钟天明揶揄道:“一月之内,办七件窝案,抓了二十多人,也很不简单哪!”钟慧雪回答道:“这主要是惩腐肃贪的大环境好。不过我创新的一套反贪工作思路和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,也确实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。”杨玉琴高兴地问道:“小雪创新的是什么战略战术?”
  钟慧雪回答道:“两年前,我之所以要把孙晓东从公安局挖到反贪局,就是要将公安的一些办案策略与我们自侦的办案策略融汇贯通;现在的贪污贿赂案件又呈现出窝串案的特点,于是我又针对这个特点,加入了围棋的棋理和招术,从而创新出了一套新的肃贪剑法。经过两年的实践与磨合,这套肃贪剑法现在终于成熟了。还有一点,我开通了网络报案的渠道,这又大大拓宽了案件线索的来源。几个方面综合运用,就赢得了突出的反贪成绩。不过老爸放心,成绩再显著,我也不会骄傲自满的。”陈华庭听罢忍不住偷偷一笑。
  “唉!”钟天明叹了一口气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小雪呀,不管你是真糊涂,还是装糊涂。我都必须慎重地告诉你。反贪工作可不是下围棋玩智力游戏!反贪工作是严肃而复杂的政治。惩腐肃贪,是党的要求、群众的心声,必须抓紧抓好,但是在一定时期内又要把握好节奏和尺度。川江市刚刚被评为党风廉政建设先进单位,你就一下抓了这么多腐败分子,这不是自相矛盾、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吗?市里面的领导会怎么想?你考虑过吗?”
  钟慧雪回答道:“这是检察长考虑的问题。我只是认真执行检察长的工作部属,检察长也是执行市委的工作要求。今年初,乔书记在传达贯彻中纪委会议精神的时候,就要求我们检察机关要以实实在在的行动和效果震慑腐败、取信于民......”“咳、咳!”陈华庭故意咳嗽打断了妻子连珠炮似的辩解,并且给妻子眨眼睛,母亲杨玉琴也以目向女儿示意。
  钟慧雪赶紧话锋一转说道:“老爸提醒得也很有道理。领导虽然要求我们加大反贪工作力度,但是毕竟还要把握一个度。我这人纯业务观点太强,脑子里缺少大局意识,我以后一定注意。”钟天明疑惑道:“袁建志大局观和政治意识都很强,他没有提醒你吗?”
  钟慧雪回答道:“师傅可能尊重我,要树立我的威信,就不想干扰我的决定。”钟天明又提醒道:“袁建志是一个很好的老同志,他从小就喜欢你,在你的成长中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。他很自觉,把位置摆得很正,处处尊重你甚至迁就你。但是你要更加尊重他,虚心向他请教。”钟慧雪认真点头回答道:“老爸放心,我一定会按您的要求做好的。”

 
上一章
目 录
 
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友情链接 商务合作QQ:51946138
 

地址:南昌市红谷滩新区世贸路898号博能中心大厦A座15A(330038)
电话:+86-0791-87713822
技术支持:江西新媒体出版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:+86-0791-8771388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