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登录] [注册]
热门搜索:
热门搜索: 欧石南之恋 终难忘 山寨王妃 穿越之恶魔王妃
·原创征稿启示
·365中文网作家自律公约
·签约作品的范围有哪些?
首页   全站书库
     短 篇
     总 载
     宠 文
     职 场
     穿 越
     青 春
      魔 幻
都市 > 官场沉浮 > 龙舟镖局  
第三回 支书会上出洋相 美妮赤膊妙解围(4)

作者:踏雪寻梅 更新时间:2014/3/20 状态:连载中

“不行,不行啊。”杜萌萌知道朱木森说的是啥意思,赶紧拒绝,说:“性话,看看又说性话了吧。这能随便来找吗?我们这是在村里干,离着几十里,又不是在城里上班。我给你说啊,这农村老封建着哩。你说,我们都刚进村,我们这‘鬼子刚进村’,不守好自己的阵地,就瞎胡跑,能行吗?可不兴来找我啊。人家东方俊不也是和你一样,他和涂瑜英不也是和咱们一样,不也是都分开了吗?咋着,东方俊晚上也坐车去找英子,性话,都是性话。还有一说,人家张伟现在不还在耍单吗?他找谁呀?他总不能去找尚春芳吧?性话。全是性话。哎,宝贝,忍忍啊,忍忍,隔一两天不过那事没事。过几天等我们都安顿好了,再在一起啊,好老公。”
  朱木森还想说什么,嘴张了几张,还没说出口,张支书就招呼他走快点,前边去坐车,都中午了。没办法,他只得挂了电话。
  有诗为证:
  问世间情是何物,直教人生苦相依?
  就中更有痴儿女,老舍寒暑几回侍。
  咫尺虽近难双飞,温情易失别苦痴。
  君应有语层云渺,只影向谁去意迷。
  花发一枝,话分两头。却说张伟中午饭也是在本村支书家吃的,饭食上,郭支书的爱女郭美妮吃着饭,还高兴得给张伟表述上午在会场上替她老爸解围的趣事儿哩。她说:“张伟,你看我老爸笑话不?本来这大禹爷在桐柏山治水的传说,这都是大人小孩从小全知道的事儿;可是,我老爸一见你,这一紧张,就不会说了。哈哈。你说他趣儿不趣儿?你说我酷儿不酷儿。”
  张伟吃着饭听着,有郭支书在场,哪里敢多言;再说,这村子的民间传说,他没去了解过,也真是不太知道,就惬意地笑笑,算是回复了。可是郭支书平时也是争强好胜的主儿,他哪里见得了自己女儿在外人面前损自己,就驳斥道:“嗯嗯嗯,说的还怪好听哩,还替我解围;郭董,你上午说淮河名字的来由,那也是一堆错话,你知道不?当着正多人面我没法说你,你现在还好意思说我哩。我问你,淮河的名字,不是仓颉他老祖宗造字时造的?是后世文人雅士改的?”
  郭美妮反驳道:“谁说是仓颉造的呀,仓颉给她造名字时,你在场,你看见了。”
  “这,你......”郭支书看看女儿,又看看张伟说:“张助理,你看,我小妮她不论理吧。你给她说这,她就给你胡扯那儿,这是讲理人说的话吗?”
  “有啥不讲理的,啊?我给你说,老爸,你不服气也不中,我讲的一点错也没有。你不信,我给你说,关于淮河的民间传说,说法可多了;我这说法,也只是其中一个。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咋回事?你说的仓颉给淮河造名字的故事,我也知道。是说那时候,中华大地上有三条著名大河,而其中两条大河‘长江、黄河’都有名字,只有淮河没有名字;仓颉他老祖宗于是就根据居住在淮河流域多是淮夷族人这个特点,就给她定了个‘淮’字名。”说道这,她忽然发现这个说法也不对,她心里想,既然是仓颉给造的“淮”字,那不是说淮夷族早就有“淮”字啊,那说明“淮”字,还在淮夷族之先;而这个“淮水”的名字,就不是仓颉造的。想到这,她又咋胡开了。
  郭美妮说:“这故事是谁讲的,这么缺心眼儿,明明这‘淮’字,这汉字都是仓颉他老祖宗造的,怎么偏又跑出个‘淮夷族人’。唉,噢,我知道了。”她又兴奋地接着说:“其实,是这么回事儿。我记得有个书本上说,‘长江啊黄河啊,有几千里长,像凤凰的尾巴,又长又美;而淮河呢?也就一两千里远;于是,仓颉就根据一种生长在淮河流域的鸟儿——‘隹’(zhui,一种短尾鸟。别于鵻,鵻是一种鹁鸪鸟。),加了一个三点水,就把淮河定名为‘淮’水。哈哈,这个说法比较合理。对不?老爸。”
  郭支书回道:“郭董,你这个说法又只说对了一半。其实,是这么......”
  张伟越听越糊涂,这中国人谁不知道,民间有种说法,说古汉字是仓颉造的;而中国文化又是秦始皇统一的;没等郭美妮答话来,他就慌着不解地问:“郭支书,到底哪个说法对?”
  郭美妮赶紧抢话说:“我知道,哈,看我,一和人争讲起来,就把这最重要的东西给忘了。”
  郭支书努努嘴,看看他女儿,答道:“她知道,让她说。看她这个样子,给个吃抢饭的一样。”
  经他老爸这一提醒,郭美妮笑笑,答道:“嗯,我知道,我给你说。距今4700多年前,皇帝打败了炎帝氏族,成立了融合后中华第一个大民族‘(炎黄)华夏族’。而那时活动在豫东南“隹河流域”(即今淮河流域)隹河源头(即今桐柏山淮河源)的蚩尤氏族,还没有统一。......忙吃菜噻。”她说着话先给自己夹了口鸡肉,然后又给张伟来了两块鸡肉,继续讲解道:“黄帝想统一中华民族,就把收编过来的炎帝族人和自己部族的人,进行联合训练。没过多久,就浩浩荡荡开进了桐柏山,战争打了五年多(即著名的逐鹿之战)。当然,结果大家都知道,蚩尤氏族(即古九夷族,也称九黎族。)被打败了。于是,黄帝就命当时的史官仓颉,给这个被灭的蚩尤族群造新族名,以进行战后文化大统一。仓颉接到任务,就根据一种生长在淮河流域短尾鸟儿——‘隹’(隹鸟,民间称野鸡,书面语归雉鸡类。是雉鸡的一种。《说文》中有关于雉的记载:‘雉。有十四种。’),给这些战败后蚩尤氏族遗民创造了一个新族群名,叫‘隹夷族’(后世学者也称淮夷族。淮夷族是九夷族其中一个族群,期间通属蚩尤领导)。而隹夷族人喜欢依水而居,于是仓颉就把‘隹’字加了一个三点水,把他们群居的这条河流,定名为‘淮’水。而实际上,淮河名字的真正由来,是大禹给定的。《史记.夏本记》:‘海岱及淮维徐州......贡维五色土,羽畎夏狄,......浮于淮、泗,通于河。’夏狄(隹鸟,也称帝鸟。)是一种雉,尾巴用来作旌旄。(旌旄,读jingmao。大禹时代指挥的旗子。)大禹王朝的旌旄,就是由淮河流域进贡的。因为淮河两岸盛产夏狄,又是进贡夏狄的通道,所以大禹将其命名为淮。这些记载《尚书.禹贡》上有说哩。应该说仓颉只给‘淮’字,造了个半拉字‘隹’,她念zhui(隹),不念huai(淮);再后来,大禹爷又给这个‘隹’字,加了个三点水,命音读huai(淮);这才有今天的‘淮’ 字,这才是淮河名字真正的由来。”
  张伟听到这,现在不只是一点惊讶了,而是惊讶多多。他惊讶一是,他不知道这些传说,无发言权;惊讶二是,郭美妮居然还能把典章里的东西查得这么细,记得这么真;惊讶三是,郭支书别看是个农村土老帽,居然对这些地方文化有真知性。他不敢插嘴了。
  而郭支书哩,见女儿知道的这么多,也很佩服,他见女儿把话儿说圆满了,就故意激将她,道:“那你,郭董,那你前半(上午),咋不在会上说哩?事后诸葛亮。”
  郭美妮哪里肯服输呀,她美滋滋地驳斥道:“啥?老爸。啥事后诸葛?我给你说,我刚才讲的这一大通理论,咱们村,他们这些土老帽他听得懂吗?你听得懂吗?我之所以给你掰证(争论)这个事儿,是让人家张村官听的;他是大学生,肚子里喝的墨水多,我一说他就能听懂,是吧,张伟。哈哈。有趣。”说完,她又白了老爸一眼。
  张伟不好答话,为了虚掩自己的尴尬,就用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嘴里吃,算是回话了。
  郭支书见女儿这么一大通理论,还真有点学究味,就和颜悦色地说:“嗯,对,这回郭董你,算是讲对了;你考试过关了,满分,一百分。给,奖励你吃块儿‘隹肉’(鸡肉),把你那小嘴给堵上,省得耽误大家吃饭。”
  “我想来想去,本来就是这个说法对嘛。咯咯。吃饭,叨菜(夹菜),张伟。咱不和我老爸说了,他老糊涂了,跟不上遛儿。”郭美妮见自己争论赢了,高兴得赶紧给张伟夹菜。
  上面说到,张伟初进村里任职,中午饭局上,郭支书父女俩对垒,学究味很浓,这让他很是心惊肉跳。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 
上一章
目 录
 
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友情链接 商务合作QQ:51946138
 

地址:南昌市红谷滩新区世贸路898号博能中心大厦A座15A(330038)
电话:+86-0791-87713822
技术支持:江西新媒体出版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:+86-0791-8771388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