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登录] [注册]
热门搜索:
热门搜索: 欧石南之恋 终难忘 山寨王妃 穿越之恶魔王妃
·原创征稿启示
·365中文网作家自律公约
·签约作品的范围有哪些?
首页   全站书库
     短 篇
     总 载
     宠 文
     职 场
     穿 越
     青 春
      魔 幻
都市 > 都市暧昧 > 俺村那些事儿  
第二十一章 苦尽甘来

作者:耕田 更新时间:2014/3/21 状态:连载中

不知什么原因,我的录取通知书一到,月黑头先是一愣,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,一声“我的那个娘唉——!”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上了!她这一哭,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我说许花朵你这是咋了?我考上大学了,光宗耀祖了,以后有好日子过了,你应该高兴才是呀!哭什么哭?
  我这一说,月黑头哭的更痛了。她边哭边说:赵梅呀,我对不住你呀!我以为她想起以前老欺负我,现在后悔了。就说事情过去就过去了,记住不要再来粗的就好。我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,别在这丢人现眼了,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撒泼,快起来吧,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来这个。
  这时月黑头说,不是呀赵梅,我今天豁出去了,什么都告诉你吧!这两年你对我那么好,我要是再不说,就不是人了。
  我一听,心里“忽腾”一下。听她话音,我还以为这个丑婆娘这几年不让我碰,在外有人,让别人碰了,让我戴了绿帽子呢!于是我拉下脸来说:许花朵你有种,把做那些对不起我的事儿都说出来,我就放你一马,否则,我真不给你过了!快说,那个小白脸是谁?!
  月黑头看我误会了,她破涕为笑,拍拍屁股站起来说:都说读书人心眼像针眼,果然是,看你想哪去了!你说我长这样儿,包括你倒霉哥在内,在背后都叫我月黑头。你说除了你,还有哪个小白脸这么傻。再说了,俺就是再好看,既然嫁了你,也不会像王翠花那个烧比那样,去勾汉子。
  月黑头说这话我信,这下我心里踏实了。要是找个这样难看的老婆,她再去偷情,祖奶奶的,那可是全世界最不幸的男人了。不是这事儿,那月黑头能有什么重大隐情呢?
  别瞎想了,我告诉你吧!这时,月黑头给我讲述了埋在她心中几年的秘密。月黑头说:
  俺虽说长的不好,可俺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。俺想嫁你赵梅,从你读初中开始,俺就打上你的主意了。那时咱们不一班,是一届学生,你不知道我,可我知道你。你长的俊,心眼好,又爱学习,喜欢你的女孩儿可多了。特别是你“电灯理论”一出名,喜欢你的女生就更多了!可为什么那么多漂亮的女生都没有戏,偏偏我就成功了呢?那是因为我敢想敢做。她们呢?敢想不敢去做。
  怎么才能心想事成呢?我想来想去,想出来这么个路子:一是当时年小急不得,但也不能太不急,要等你高中读完才行;二是叫媒人去提亲也提不得。凭我对你的了解,你有可能不会那么早想这事儿。即使有,一你看到我也会吓跑。三是得想个好办法,这个办法要达到的效果是——既要你同意,又要顺其自然!
  你高中毕业后,我看时机成熟了,就天天想呀想,要想个好法子。有一天,我无意中发现你骑自行车从我们村儿路过,那次“无意”,让我想到了“撞婚”这一招!这的确是一个“好法子”。这法子一想出,我兴奋得一个晚上都睡不着。
  我不知道你的生活规律,所以就搞不清楚你下次什么时候,再骑自行车从俺村儿路过。于是我就手拿一小块砖头,一有空儿就在俺村口路旁转悠。转悠是为了等你,拿小砖头呢?是一旦看到你骑车过来了,走近了,就突然假装绊倒,故意往你车轮子下倒去,与此同时,用早已准备好的砖头,在自己的脸上恰到好处地拍一下......慌乱中,你肯定看不清楚是怎么回事。如此这般,我导演了一次车祸,制造了一个你骑自行车不小心,把俺撞倒,把脸撞破相的事实!
  我的天那!我目瞪口呆地听完月黑头讲的故事后,我震惊了!这个相貌平平——不!这个相貌出众的女人,竟有如此深的城府!在不得不让我刮目相看她的同时,大冷天的,我吓出了一身冷汗!这就是我的女人,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几年,我竟然一点都不了解她。
  月黑头的故事还没说完。她看我听得投入,以为我被她讲的事儿吸引住了、感动了。于是接着说:
  赵梅你要理解我这样做,因为我太喜欢你了。我当时以为,反正咱都是农民,俺长的不好,不见得就不会过日子;那些长的好的,包括你在内,不见得就会过日子。这样一想,咱们都是半斤对八两,谁也不会吃亏,所以我才去这样做。要是早知道你会上大学、会鲤鱼跃龙门、会吃商品粮、会成为公家人,我是绝对不会这样的,我有自知之明。
  现在你就要上大学了,如果你不上大学,我一辈子也不会给你说这些。现在说给你听,一是说明,这期间咱们谁也不吃亏。你说,这两年我对你咋样?地里活都是我干的,家务事儿都是我做的。你一天到晚和你那几个狐朋狗友,吊儿郎当的,一点正事也不干,还老是给我闯祸。不错,我是打过你,可你想想,你每次挨打的原因是什么?再想想教训你的时候,我是不是把手高高的举起,轻轻的放下?你去帮槽,每天臭哄哄的回来,我坚决支持。为什么?还不是让你安心干点正经事?!说你考不上大学,那是我故意激你呢!你上学时成绩那么好,我又不是不知道,这“一激”,效果不是很明显吗!所以说这两年,我用实际行动弥补了我长得不好的缺憾,咱俩扯平了。二是呢,从现在开始,反差就大了去了,你就吃亏了,我就占便宜了。这不能怪我呀,我当时也不知道你会有今天呀,这说明我的命好、有福呗。大嘴不是说过,“男人的福气是女带来的”吗?那你现在出息了,也与我有福有关系哩。我想好了:以后,你安心的干你的事业,我呢,死心踏地地支持你。我身上的毛病我下决心改,保证以后不打人骂人,不撒泼打浑。
  说到这里,月黑头非常认真地警告我道:我今天可是把心都掏给你了,你要是不原谅我,或者要动其他歪心眼,想做陈世美,那我就真不活了!这次可给上次不一样。我要是真不活了,你的前途也就没有了。
  人的感觉,会随着各种因素的变化而发生变化。月黑头的故事讲完了,我也胆战心惊地听完了。她讲完之后的感觉是很爽的、很良好的;我听完之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如果在以前,我会很感动、很后悔。感动她对我这么好,说不定还会掉眼泪。后悔我那么不懂事儿,说不定还会搧自己一耳光子;现在,我站在一个大学生的角度去感觉,就很讨厌,也很后悔!讨厌她是一个如此卑鄙的女人,后悔我当初怎么中了她的埋伏,怎么就缴枪不杀了。
  我用仇恨的眼光,盯着月黑头足足看了有两分钟,把她看得心神不定,两只小眼睛不停地眨巴。这时我说:我现在是大学生了,我也不说粗话。咱俩跟本不是一路人!想想还不解恨,又说,许花朵,你都不是个人!
  月黑头听罢,才知道她讲的故事不但没打动我,还让我生气了。她可能到死都不明白我为什么会生气,所以她又伤心起来。她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地,又“俺的那个娘唉——!”地哭上了......
  这时,韩大哥来了。韩大哥一来,月黑头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给他诉苦。当然,她没有告诉韩大哥,她是怎么用心算计我的事儿。讲的只是她怎么能干,我怎么嫌弃她,怎么不干活。现在考上大学了,腰板硬起来了、要翻身做主人了等等。韩大哥听完月黑头的一面之词,他可能知道有点夸张,但他还是非常严厉地对我说:兄弟,你以后就是再有出息,还是赵店的,咱还是农民,这个本你不能忘。这些,比考上大学还重要!我曾说过,你和弟妹既然是一家人了,那就自有是一家人的道理。现在是新社会,没有人捆绑你们成夫妻,都是自愿的。你现在考上大学了,一方面你有这个命,另一方面,弟妹也有这个命。像三叔当不上军官一样,你们俩就是这个命,不认不行。记得几个月前我还提醒过你,咱可不能当陈世美,遭世人骂呀。
  我复习这几个月,韩大哥几乎把我们俩的活全做了。我做我该做的事儿,韩大哥只要看到,马上就抢过来干,并批评我说:兄弟你别干,给我停住,好好地复习你的功课。你要是考不上,以后我就不认你这个兄弟了!所以我考上大学,第一个感谢的人就是韩大哥。现在他批评我,我是不会不听的。
  我和韩大哥虽说是同辈,但不是同龄人。不说年龄差别大,我俩文化上的差别也大,所以想问题就不一样。他教育我,是用前辈传下的品德标准要求我,这也不会错;我呢,就不赞同那么教条的去实践老祖宗的理论。我读高中时就学过,毛主席他老人家,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,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,使中国革命取得了胜利,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。我为什么就不能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,再具体点,创造性地发展我们“老祖宗理论”呢?你说我和月黑头,以前在一起时,过也就过了。可现在怎么过?别扭、大家都难受呀!在当时,包括现在一些农村,像我这种情况,你也就想想吧,想多了还难受,你的力量太单薄,你不认也得认。所以我就不敢给韩大哥去理论、不敢去拿毛泽东思想压他。否则,我比那陈世美还臭。唉,没办法,国有国情。在俺村,这就是村情呀。
  接下来入学报到前的那几天,我成了俺村,甚至俺公社的名人。亲戚朋友都来看我、欢送我。白面馍说,大嘴就考不上,还是倒霉哥有本事!这一上大学呀,天天就吃白面馍了。大嘴说,白面馍你就知道吃。王翠花说,大嘴没考上,许多是公社干部都没考上,当个公家人难着哩!人家倒霉哥呀,就是好哩!就连公社的谢书记,也请我在王翠花数数报名的那个房间,吃了一顿。谢书记一边吃着甲鱼肉一边说:不错、不错,给咱公社争光了。要好好读书,争取将来有大出息。我说,谢谢书记!我记住了。这时,我想起谢书记说的“不错、不错”,也吃了一块甲鱼肉,味道果然不错。
  在我去入学报到那一天,接到了旋兜儿的来信。旋兜儿说,他现在已经当上连队文书了,问我考上大学没有。我一看,说声坏了——这几天都忙昏头了,这么大的事儿竟忘记给旋兜儿写信了。

 
上一章
目 录
 
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友情链接 商务合作QQ:51946138
 

地址:南昌市红谷滩新区世贸路898号博能中心大厦A座15A(330038)
电话:+86-0791-87713822
技术支持:江西新媒体出版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:+86-0791-8771388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