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登录] [注册]
热门搜索:
热门搜索: 欧石南之恋 终难忘 山寨王妃 穿越之恶魔王妃
·原创征稿启示
·365中文网作家自律公约
·签约作品的范围有哪些?
首页   全站书库
     短 篇
     总 载
     宠 文
     职 场
     穿 越
     青 春
      魔 幻
仙侠 > 传统武侠 > 残剑天下  
第十六章 谷底乾坤

作者:林 更新时间:2014/3/21 状态:连载中

时光飞逝,不觉已有月余,此时正值农历十一月,天气阴冷,各人都换了襦袄,披上貂裘来。
  夜晚的风异常刺骨,但压不住二日的复仇之心,凌风、段铖二人依旧着长衫来谷中练功。
  这夜,二人练功已毕,段铖拦下凌风道:“大哥,已是一个多月了,我这双子剑法进展还好,哥的无名掌法也凌厉十足,我想该是时候去寻四魔了。”
  凌风拭去额头细汗,眼中尽显自信之色,不过语气依旧冷淡,道:“也是了,我们终日在此对练,需得找魔头试试了。不知他们又去何地方为非作歹了。”
  段铖凑上来,微带骄色道:“大哥,这个我确知。今日我和小圆子路过李顺房前,正巧听了些魔头们的事迹。”
  凌风一时来了精神,问:“他们在哪?”
  段铖冷哼道:“这群畜生倒不愧为魔头之称,他们当真如王将军那日所说,去找除魔会盟寻仇去了。听说一连捉了六个门派的掌门,包括程秋风、令狐焰都未逃脱,现下他们正朝庐山而去。”
  凌风脸上忽的变色,充满担忧,道:“不可让他们去袭扰庐山!”
  段铖只道凌风燃起心中对四大魔王的恨意,也满心憎恨地道:“是啊,必须阻止他们为所欲为,咱们也去庐山吧。”
  凌风像是有心事,还兀自在思索什么,听得段铖说去庐山,立时附和道:“好,明日就走。”
  翌日一早,凌段二人带着凌展、小圆子便去向王小波辞行,正巧林咏一行也在。
  凌风抱拳道:“王将军,我和二弟在此叨扰多时,现下有些要紧事办,这便来辞行。”
  王小波满怀不舍,道:“二位兄弟,咱们那日江原城萍水相逢,如今相处也已月余,实在是不舍得啊。但兄弟有事要办,要不得哥哥强留,不知兄弟有啥子要紧事,说来听听,看哥哥能不能帮些忙来。”
  段铖性急,脱口道:“王将军帮不了,我们要去找四大魔王,为我伯父伯母和宋叔叔报仇雪恨!”
  一言惊了在座之人,王小波略有担心,道:“兄弟哟,不是做哥哥的不信你们,只是我与东南西北四王相交时日颇多,他们的厉害我见识太多,你们现下不是他的对手噻。”
  段铖却一副神气之样,刚要反驳,但被凌风及时拦下:“王将军四大魔头武艺高强是不错,但自古邪不压正,终究是注定败落的。我兄弟二人此去也是有备而行,将军不必担忧。”
  不等王小波言语,林咏却在一旁奚落:“哎,不自量力,岭中大战你们又不是没见过四大魔王的本领,又何必以卵击石呢。”
  段铖倒不服气,呛道:“哼!我二人再不济,也比得某些人,这般怯懦魔头。不过也是,隐谷就是要隐逸嘛。”
  凌风因着林曦的干系,不想和林咏闹得太僵,他瞧得林曦已然有些左右为难,便做起和事佬来:“二弟,林谷主也是好心提醒,莫要言语冲撞伤了和气。咱们此行定要拿下四大魔头,好让林谷主不再小瞧。”
  依着段铖的性子,他本是不肯罢休的,但他连日也多得林曦糕点,便强忍下来,笑嘻嘻道:“嗯,下次再见时我就让你知道我段铖的实力。”
  林咏想再言语,却感有人扯了扯他的衣角,他不用想也知是林曦所为,怕是劝他和气些,于是端起茶盏兀自品起茶来。
  王小波见气氛尴尬,只得道:“那既如此,二位兄弟一路保重!缺啥子,尽管从账上支取便是。”二人有一番谢过,便回房收拾行装。
  刚要离去,却见一人站于门前,凌风忙上前道:“程前辈,您怎么来了?快请进!”
  段铖见是隐谷的程德宗,心中有些不悦,见凌风要请他入内,走将过去道:“若程前辈与贵谷主一般言论,就不必入内了。”
  凌风轻轻推了段铖一把,示意他别多口,转向程德宗道:“程前辈莫见怪,二弟性子急了些。”
  程德宗倒是满不在乎,笑道:“无妨!他是尤塔神鸟的新主人,我不会介怀!今日前来是受小徒之托,给公子送行的。”他从怀中取出一瓷瓶,道:“这是九转回肠散,可解百毒,尤其是鹤顶红。是我那爱徒曦儿特别交代转送凌公子,还望笑纳!”
  凌风听是曦儿所赠,不由心花怒放,只是他惯于冷淡,并不表露,只抱拳谢道:“多谢程前辈,也代我向曦儿姑娘转达谢意。此情我铭记在心,若日后用得着在下请前辈吩咐便是!”
  程德宗并不言语,只是意味深长笑了笑,便告辞去了。
  凌风、段铖收拾完行装,又向将军府库支了四匹马,便向庐山进发,只是江原城不通,他们绕道惠州,颇费了些时日。
  五日后,四人到达庐山脚下,凌风欲直接上去,却被段铖拦下:“大哥,玄机子道长未必会通情达理,听咱们说话的,不如先找人探听一下,再做打算。”
  凌风也觉有理,便去了之前来过的那家小店,却见店门紧闭,上悬“歇业”字迹,四人正想不巧,便欲离去,却听吱呀一声闷开了,一个人头探出。
  段铖心头一喜,便要去叫,那人见门外有人立即将头缩回,关紧店门。段铖甚觉奇怪,走了过去,朝里面道:“我识得你,是店家吧,你开开门来,我们要吃些东西。”
  却不见店家出来,凌风也走了过来,道:“店家莫怕,我们不是坏人,发生何事了,能告诉我们吗?”
  段铖也朗声道:“店家,我们都是侠客,有什么事讲于我们,我们给你做主。”
  店家这才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们当真是侠客吗?你…你们哪个门派?”
  段铖道:“我们并无门派,只是家传武学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。你先打开门来,咱们进去再说。”
  店家颤颤巍巍地开了一条门缝,将两人好生瞧过才稍稍放心,又看去见凌展、小圆子也并无恶意,这才将门打开,一同入店。
  众人坐下,凌风问:“店家,先前来时你生意还好,不过两月,怎么如此荒凉?”
  店家无奈的摇首道:“还不是魔宫闹的?”他刚说立即捂了嘴去,连叫失口,四顾张望,神情恐惧。
  凌风已然猜到,问:“可是紫泉宫惹得?”
  店家闻言立即示意凌风小声,他压低嗓子道:“说不得,可莫要再提!”
  段铖倒是不屑,问:“不是有庐山派护着你们吗?那碧落真人哪里去了?”
  店家满口叹气,小声道:“被他们抓走了,还有正本清源四位道长,当真是......”店家欲言又止。
  凌风不觉起了愁容,道:“先是六家掌门,现在连碧落真人都掳去了,这魔头是想颠覆武林吗?”
  段铖一拳击在桌面,直震得茶盏滚落地上,一阵啪啪的碎裂声,吓得店家蜷缩一团。段铖顿觉歉意,忙安慰道:“店家莫怕,我兄弟二人便是来斩妖除魔的。”
  店家这下更是恐惧,连连要赶他们离去,却听内堂一虚弱声息传来:“店家,让我见见是何英雄,要去除魔。”
  凌风听来是少年之声,问:“里面是何人?”
  店家不语,只是领了四人进去。
  却见内堂躺着一道士打扮的少年,只见他面呈纸色,像是失血过多,那人一见四人,顿时惊恐,忙挣扎着要去取枕边长剑,嘴中喃喃道:“小魔徒,你们怎么来了?”
  店家闻言,吓得伏倒在地,连连求饶:“不关我的事,不关我的事......”
  那小道士恨声道:“不关店家的事,是我硬要留下的!你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说着脖子一横,怒视四人。
  段铖倒笑道:“哼!还把我们当魔徒呢,我们是来除魔的。你只需告诉我四大魔头去了哪里,别的你就不用管了,到时候把你师叔祖和师父救回,你就会明白了。”
  那小道士惊疑地望着段铖,半响才道:“左右是个死,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。紫泉宫在哪我不知道,不过曾听魔王提及说是‘九龙朝风穴,连台建古刹’,你们可知是何地?”
  段铖茫然,道:“这是什么鬼地方,哪里猜得到?”
  凌风略一沉思,正色道:“莫非是风穴寺?”
  段铖问:“是个寺院吗?在什么地方?”
  凌风道:“在汴梁西边,嵩山少室南麓,是一个古老的寺院。因北有紫霄峰,侧有紫云峰、纱帽峰、香炉峰等九条山脉逶迤相连,故有九龙之说,又因寺东有大小风穴洞而得寺名。小时候爹爹常带我去的,离我家很近。”
  段铖倒来了兴趣,道:“那我们就快些打败四魔,也好去拜会凌伯伯。”
  凌风也是思念家乡,便问店家买了些干粮,启程朝风穴寺而来。
  四人快马奔驰,两日便来的少室南麓,但见峰峦秀拔,苍柏叠翠,两侧清泉缓流,风光旖旎。四人若非要寻四大魔王,多半是要驻足观赏的。
  来至风穴山口,两山夹道,万木葱茏,流水潺潺,迤逦向北三华里,乃见一古寺,依山而建,错落有致,颇有深山藏古寺,曲径通幽处之意韵。
  四人来至寺外,但见大门紧闭,便差凌展上前叩门,不多时来了个青衣僧人,他打开门,双手合十问:“施主从何方来,来此有何事?”
  凌展道明来意,僧人将手一扬,指向东北方向,道:“又是寻紫泉宫的,向那里行五里,刘秀沟便是。”他言毕竟回了寺庙,关上大门。
  凌展将僧人的话转述与凌风,道:“少爷,是以前王莽追汉朝刘秀的地方吧。”
  凌风点头称是,便带众人赶去,路上向段铖讲了其中故事:“相传东汉初年,武帝刘秀逃难于此,得遇王莽追捕,刘秀在林中躲了三日三夜方敢出来,不料还是被发现。王莽眼见刘秀近在眼前,十分高兴,令部下退下,自己亲自抓捕。刘秀一时慌乱,死命向前跑去,王莽在其后穷追不舍,路遇一坡,奇怪异常,刘秀登坡向上却如同下山挺不下步伐,而王莽分明是下坡却如同攀山迈不开步来,就这般眼睁睁看着刘秀逃脱。后人记此事,便在怪坡旁深沟命为刘秀沟。”
  不多时四人便至,刘秀沟碑刻依然在立,但却荒无人烟,四人只觉怪异。
  段铖见并不人迹,道:“那僧人不是在骗我们吧。”
  此言刚出,却闻洪声震耳,正是西王之语:“何人擅闯紫泉宫圣地?”
  四人翻身下马,凌风朗声道:“昔日古人前来拜会,还不现身?”
  西王哈哈一笑,震彻山谷,竟从刘秀谷下升来,看见凌风四人,不觉大喝:“毛头小子,竟寻来这里,活的不耐烦了吗?”
  段铖上前,刚要发作,却被凌风拦下,凌风强忍心中悲痛,劈头盖脸问:“我师傅宋乾是不是被你们所杀?”
  西王嘲笑一声,道:“那个罗哩八嗦的八斗先生吗?”
  凌风闻言,几乎快要气炸,强忍泪水,一字一顿地问道:“为什么!”
  西王淡淡道:“多管闲事了,看不惯就杀了。”
  宋乾的死被西王如此轻描淡写划过,凌段二人立时怒气上涌,一个拔剑一个化掌朝西王杀来。
  西王并不在意,运气丹田,朝二人怒吼一声,正是龙潭虎啸吟。二人只觉雷霆咤响,鸣声不绝,忙运气相抵。凌展、小圆子已是卧地打滚,痛苦不已,连马儿也惊得四散,段铖怀中的尤塔也惊醒,微微传出骂声。
  凌风趁声音渐低,忙吩咐凌展:“凌展快带小圆子先回府去,我与二弟杀了四魔便回去。”凌展虽是不舍,但也怕成了累赘,忙拉了小圆子向山下跑去。
  凌风再无顾虑,见西王一声止歇,大喝一声:“该我了,还我师傅命来。”一掌拍出,只见一道光流向西王急驰而去,正是无名掌法第一式“傍出南斗”。
  西王眼见光芒耀眼,力道惊人,直逼眉心而来,他狂呼一声,一道声波激向流光,瞬时炸响,撼动山坡,西王不禁赞叹一声:“三日不见当刮目相待,小子功夫见长。”
  段铖哈哈一笑,道:“想不到吧!我亦如此,接我一剑!”段铖挥剑砍来。
  西王见他满是斗志,剑势霸气逼人,只长剑却未开刃,不觉哂笑:“拿把钝剑想要杀我,可笑!”他言毕又是一声震喉,声音更现浑厚,令人心口发闷。
  段铖嘴角一扬,捏起剑诀,闭目若睡,瞬间感觉万般静籁,他大呼一声:“万芴朝宗!”长剑劈空而落,溅出万道光芴,逼向西王。
  西王脸色骤沉,忙厉声喝止,一时间光声交织,场面混沌。待得光消声绝,西王已不见足迹,只是沟边落有点点血迹,像是西王受伤所致。
  段铖大叹一声:“怎么就跑了!咱们也下去探一探吧。”凌风也是心有不甘,点头同意,二人纵身跃下。
  刘秀沟深不见底,不过沟壁树枝横生,倒正好拿来踩踏,二人借力枝节,顺利抵制沟底。却见此间宽阔异常,只是树木浓密,倒衬的窄了些。二人四处查看,在一隐蔽树丛中发现一个山洞,向里望去,漆黑一片不见究细。
  凌风忽而发现几滴鲜血伏在山洞一旁的草丛上,他用手捻来,还是湿热,对段铖道:“一定是逃入洞中了。”凌风晃亮火折躬身探入,段铖拿了火折紧随其后。
  洞穴愈入愈矮,到后来几乎要贴背爬行,段铖见前方依然漆黑不见头,不觉谨慎起来,道:“这不会是陷阱吧。”
  凌风心中也茫然无底,但一向的固执让他无法放弃,他毅然向前爬去,终于感到前面宽敞起来,竟而站了起来。
  凌风待段铖站起,将两支火折并拢一起,二人借光看去竟是纵横交错的洞道,凌风选择其一而入,里间却是四通八达,忽见有出口显出,凌风大喜,可一瞥之下大吃一惊,竟回到了刚刚进入之地。
  凌风让段铖于洞中等候,自己带了火折又再走去,并在沿途留下记号,可惜終是无法走出。于是便让段铖领路来行,却也是徒劳。
  凌风有些失落,颓然道:“明知就在前面,可惜就是绕不过去,哎......可恶!”
  这下倒是段铖安慰起来:“哥莫要失落,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呦。咱们走不出也难怪,应该是五行阵法。”
  提起“五行阵法”,一个激凌闪过段铖脑海,他又手舞足蹈开来,道:“看来又要挨阵骂了。”
  凌风听的一头雾水,却见段铖将手探入怀中,小心摸取东西,他恍然大悟,道:“是请尤塔!”
  段铖将尤塔的寝盒取出,小心地掀开盖来,心头正自思索,如何让它从睡梦中醒来又不生气,不想尤塔突地跳将出来,大呼小叫:“扰我清梦者,杀无赦!杀无赦!”
  二人见尤塔羽翼都气的岑岑竖起,大气也不敢多喘,只装作不知,假意聊起天来。
  尤塔飞去段铖眼前,语道:“谁?雷声?惹我清梦!”
  段铖顿时明白,尤塔所指乃是西王,于是故作打抱不平状道:“是啊,我都说了不要吵,那无耻的家伙竟还要扰了尤塔美梦,我非给他点颜色瞧瞧!”
  尤塔语道:“黑乎乎!不喜欢!出去!”
  段铖忙添油加醋:“是啊,这么黑暗的地方实在不适我们尤塔,还是要出去的好。不过,为了追那无耻的家伙,有点迷路了。”
  尤塔扑打着翅膀,绕山洞略略一探,便径直钻入横七竖八的洞道之中。
  段铖信心满满地拍着胸脯道:“大哥放了,尤塔嗅觉天下第一,一定可以出去的。”
  不多时,果见尤塔飞回,语道:“走,紫泉宫!”
  二人闻言精神抖擞,忙跟着尤塔朝洞道而去,不知绕了多少弯拐角,突觉光亮刺眼,二人一阵欢喜,跑出洞道。
  段铖深吸口气道:“终于重见天日了,外面地空气好新鲜呦!”
  却见凌风并无笑意,倒是注目凝望,段铖顺势看去,竟有些呆了,眼前竟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,石匾上正书“紫泉宫”三字。
  凌风冷哼道:“果不是一般人,竟将宫殿建于这里。不过从此以后,就该是空的了。”一股杀气油然而生,让人寒颤。
  穿过一对獬豸石狮门枕石,正至大门脚下,二人仰脖而观令人匝舌,门乃固石所造,高及两丈,面平如玉,并无门钉、门钹相饰。
  段铖且赞且怨:“我大理皇宫尚不及此气魄!真乃神人之工!不过这门倒如何打开?两扇门相对,近乎一体不见缝隙,四下又平整光滑,想要爬上也是徒劳。真人令人费心!”
  尤塔鼻翼一扇一合,四处飞去,不多时落在门脚一块铺石上,踱来踱去,语道:“钥匙!钥匙!”
  段铖大喜,忙过去瞧看,但见脚下铺石平整相间,并无松痕迹,不觉失望,道:“害我白高兴,哪有什么钥匙?”
  尤塔倒似急了,在那块铺石上蹦来蹦去,又不时用鸟橼相啄,凌风走过,道:“尤塔反应如此强烈,这其中定有玄机,让我来试一试吧。”凌风将一手掌平放于铺石之上,催动真气将二者相黏,继而缓缓将手掌上提,果然铺石渐渐松动,不多时现出一方洞来,二人一瞧里面赫然蹲坐一面石狮。
  段铖将手探入,慢慢旋转,石狮竟而动了,又闻轰隆隆一阵噪响,像是门中传过,随即复静如常。
  段铖神情不爽,道:“明明有机括响动之声,怎么门就是不开呢?”他探手再去转动石狮,竟是不能。
  凌风将铺石放回方洞,缓缓走到门前,细细观看,突然眼前一亮,道:“二弟快来看,石门缝隙开了一些。”
  段铖瞧去,果见石门中缝赫然显现,拍手道:“就是了,刚刚还没有呢。不如咱们发力推它一推?”
  凌风会意,伸掌扣于门上,与段铖合力朝石门推动,果如段铖所料,门吱吱作声,竟缓缓开来。
  二人踱步走入,突感脚下一软,大叫一声不好,忙滚地向前,再回首石门径自关了。段铖警觉道:“大哥,小心有机关暗箭!”
  段铖见凌风却是一副钦然之色,他随之望去,眼前竟是十余处宫殿巍峨,虽非大气庄严,却是典雅古朴,颇具江南园林风格。二人不觉神驰,竟似忘了来意,信步游走起来。里间大有乾坤,亭台楼阁一一不缺,飞檐挑角,细工剔透,好是精致。
  凌风不觉叹道:“好一方世外宫城!竟而隐藏至如此地方,当真妙也!”
  二人正自陶醉,却见尤塔烦躁不安,二人心中升起一股不祥之感,忙收了闲情逸致,四处查看开来。
  忽而走至一眼井旁,从中腾腾升起白雾,向四周散来,凌风看去,道:“想必下面是泉水,眼下是冬日,泉水暖泉外冷,两者交织而见白雾升腾,不必惊异。”
  尤塔忽而拍起羽翅,叽喳道:“毒气!”
  二人大惊忙去掩鼻,已是不及,忽感脚下发软,四肢无力,渐渐地眼前一片漆黑,昏昏睡去。

 
上一章
目 录
 
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[立即收藏] [开始阅读]
友情链接 商务合作QQ:51946138
 

地址:南昌市红谷滩新区世贸路898号博能中心大厦A座15A(330038)
电话:+86-0791-87713822
技术支持:江西新媒体出版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:+86-0791-87713883